Skip to content

《红楼梦》中的情与悟

说到大成就者康卡瑞巴因丧妻而获得成就,便想起红楼梦中的一干人等,多因情而得悟,遂整理在此以供参照。

賈寶玉

203828620657

首先便是红楼梦中第一男主角贾宝玉,有一首《终身误》述说了他的故事。

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歎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上文中的金和雪都是说薛宝钗,木和林都是说林黛玉。在贾府众长辈皆期望金玉良缘遂撮合宝玉和宝钗结婚,最终林黛玉含恨而终,木石前盟成为阴阳两隔。贾宝玉也是一病不起,病到什么程度呢,贾府已经开始为他料理后事了。就在这时来了一位癞头僧,声称有宝玉的玉,可治性命。

和尚哈哈大笑,手拿著玉,在寶玉耳邊叫道:「寶玉,寶玉!你的『寶玉』回來了。」說了這一句,王夫人等見寶玉把眼一睜。襲人說道:「好了!」只見寶玉便問道:「在那裡呢?」那和尚把玉遞給他手裡。寶玉先前緊緊的攥著,後來慢慢的回過手來,放在自己眼前,細細的一看,說:「噯呀!久違了。」

宝玉见玉便醒,此玉与其性命颇有联系。

宝玉病愈之后和尚带着他又去了太虚幻境。

那和尚早拉著寶玉過了牌樓。只見牌上寫著「真如福地」四個大字,兩邊一副對聯,乃是:「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轉過牌坊,便是一座宮門。門上也橫書著四個大字道:「福善禍淫」。又有一副對聯,大書云:「過去未來,莫謂智賢能打破;前因後果,須知親近不相逢。」寶玉看了,心下想道:「原來如此!我倒要問問因果來去的事了。」

在太虚幻境,贾宝玉了知了前因后果,个人归宿。回来之后见到袭人便知“公子无缘”,心中的妄想自然也少了许多。

又过几日癞头僧前来讨银子,贾宝玉大喜,前往请教。

寶玉聽來,又不像有道行的話,看他滿頭癩瘡,渾身腌臢破爛,心裡想道:「自古說『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也不可當面錯過。我且應了他謝銀,並探探他的口氣。」便說道:「師父不必性急。現在家母料理,請師父坐下,略等片刻。弟子請問師父,可是從太虛幻境而來?」那和尚道:「什麼『幻境』!不過是來處來,去處去罷了。我是送還你的玉來的。我且問你,那玉是從那裡來的?」寶玉一時對答不來。那僧笑道:「你自己的來路還不知,便來問我!」寶玉本來穎悟,又經點化,早把紅塵看破,只是自己的底裡未知。一聞那僧問起玉來,好像當頭一棒,便說道:「你也不用銀子的,我把那玉還你罷。」那僧笑道:「也該還我了。」

襲人聽說,即忙拉住寶玉,道:「這斷使不得的!那玉就是你的命,若是他拿了去,你又要病著了!」寶玉道:「如今再不病的了。我已經有了心了,要那玉何用?」

正如《林鉴堂安心诗》所说。

安心心法有誰知,卻把無形妙藥醫。醫得此心能不病,翻身跳入太虛時。

此时贾宝玉经过点化已经顿悟,窥得真心,从此再无需那顽石,这正是“假去真来真胜假”。假的乃是有形之玉石,真的便是真心,所谓贾(假)宝玉者正是此意。同理可知此前“假做真时真亦假”说的便是真心覆蔽,以假做真,把一块宝玉当做性命关键,自然是真亦假了。

贾宝玉开悟之后表现如何呢,从下文可察:

宝玉自和尚去后,总不出门,虽然见他用功喜欢,只是改的太速太好了,反倒有些信不及,只怕又有什么变故。

这一段是薛宝钗的所见。宝玉开悟之后执著也少了,以前若说读书举业定然头大,而此时却能整日总不出门,只顾用功。连他老婆都信不过。

贾宝玉每日只把举业之事作为未尽之缘,做而无执,用功非常,后来果然中举,为贾家赢得皇帝的封赏和器重,便悄然遁世了。下面是《红楼梦》中最后一段关于贾宝玉的描写,贾宝玉对贾政四拜谢了亲恩,自此俗缘已毕,便随了一僧一道飘然而去。

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著头,赤著脚,身上披著一领大红猩猩毡的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尚未认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问他是谁。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来打了个问讯。贾政才要还揖,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贾政吃一大惊,忙问道:“可是宝玉么?”那人只不言语,似喜似悲。贾政又问道:“你若是宝玉,如何这样打扮,跑到这里来?”宝玉未及回言,只见船头上来了两人,一僧一道,夹住宝玉道:“俗缘已毕,还不快走?”说著,三个人飘然登岸而去。

柳湘蓮

《红楼梦》中的一僧一道贯穿始终,是两大神秘人物。癞头僧度走了贾宝玉,度化柳湘莲便是跛足道人的功劳。

柳湘莲好云游,一生之志是娶一位绝色美人,在他听说了尤三姐便是如此一位“尤物”便送上自家祖传的雌雄双剑作为信物,后来又听说尤三姐出自东府便心生悔意,他认为东府里面除了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自此下定决心要辞去这段婚姻,因雌雄双剑是祖传,故不得不来向尤三姐讨回。

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听了什么话来,把自己也当做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不但无法可处,就是争辩起来,自己也无趣味。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后,出来便说:“你们也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给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尤三姐知道了这事便以死明志,柳湘莲后悔莫及。可知这疑心实乃真情的大敌。下面两段可见柳湘莲对尤三姐的不舍和尤三姐对柳湘莲的痴情。

贾琏此时也没了主意,便放了手,命湘莲快去。湘莲反不动身,拉下手绢,拭泪道:“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人!真真可敬!是我没福消受。”大哭一场,等买了棺木,眼看著入殓,又抚棺大哭一场,方告辞而去。出门正无所之,昏昏默默,自想方才之事:“原来这样标致人才,又这等刚烈!”自悔不及,信步行来,也不自知了。

正走之间,只听得隐隐一阵环佩之声,三姐从那边来了,一手捧著“鸳鸯剑”,一手捧著一卷册子,向湘莲哭道:“妾痴情待君五年,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仙姑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妾不忍相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说毕,又向湘莲洒了几点眼泪,便要告辞而行。湘莲不舍,连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三姐一摔手,便自去了。这里柳湘莲放声大哭,不觉自梦中哭醒,似梦非梦,睁眼看时,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著一个瘸腿道士捕虱。湘莲便起身稽首相问:“此系何方?仙师何号?”道士笑道:“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过暂来歇腿而已。”柳湘莲听了,冷然如寒冰侵骨。掣出那股雄剑来,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便随那道士,不知往那里去了。

柳湘莲遇到跛足道人询问“此系何方?仙师何号?”,道士笑答“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过暂来歇腿而已。”此言之意,身处轮回之中,不过是换了一个又一个身份。此生此世,好比这轮回的旅途之中歇歇脚而已,究竟哪里才是归宿,哪个才是真的自己。柳湘莲闻此,情执全消,斩尽万根烦恼丝,随了道士去了。

妙玉

若说前面二位是因情而得悟遁世而去,这位妙玉便是身处世外却情执难断。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他常说:“古人中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到:’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所以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

妙玉自称槛外之人,颇有不入轮回之意。却向来对宝玉情有独钟,刘姥姥用过的茶杯她再不沾手,可知如此洁癖之人竟把自己的茶杯给了宝玉,便知其情不同常人。一日与宝玉在大观园中游玩之后,夜间打坐便如下这般了。

那妙玉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不觉一阵心跳耳热,自己连忙收摄心神,走进禅房,仍到禅床上坐了。怎奈神不守舍,一时如万马奔驰,觉得禅床便晃荡起来,身子已不在庵中。便有许多王孙公子,要来娶他;又有些媒婆’扯扯拽拽’扶他上车,自己不肯去。一回儿,又有盗贼劫他,持刀执棍的逼勒,只得哭喊求救。

早惊醒了庵中女尼道婆等众,都拿火来照看,只见妙玉两手撒开,口中流沫。急叫醒时,只见眼睛直竖,两颧鲜红,骂道:“我是有菩萨保佑,你们这些强徒敢要怎么样?”众人都吓的没了主意,都说道:“我们在这里呢,快醒转来罢!”……

妙玉为人颇为高冷,自称槛外人,多与常人不和。下面是贾府众人对她的评价。

贾宝玉:他为人孤僻,不合时宜,万人不入他的目……他原不在这些人中算,他原是世人意外之人。

李纨: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

惜春:妙玉虽然洁净,毕竟尘缘未断。

王夫人:他既是宦家小姐,自然要傲些。

贾环:妙玉这个东西是最讨人嫌的,他一日家捏酸,见了宝玉,就眉开眼笑了。

世难容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孤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王孙公子叹无缘?

然而就这样一个自恃清高的人,其结局却是“终陷淖泥中”,被强人掳去。让多少王孙公子空叹。

明姐说妙玉被掳走,可作为真正进入修行的契机。此言不差。妙玉的修行就像卢伊巴之前的修行一样,多是一种作秀的成分,卢伊巴开始放下自己的身段开始吃鱼肠的时候便是真正进入修行的时候。妙玉终陷淖泥中,同样也是一个放下身段的磨砺。

Published in读书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